首页 »

阿基米德:“激活”传统广播的一池春水

2019/10/11 11:17:37

阿基米德:“激活”传统广播的一池春水

最初,它是上海东方广播的一个新媒体部门,希望通过一场介质革命,把不听广播的人群“拉”回来。如今,它的用户已遍布全球,成为支撑广播行业影响力的一块重要品牌。

 

阿基米德CEO王海滨表示:阿基米德正在进行的是一次媒体变革的探索,既不忽视传统媒体的内容优势,也不寄生于传统资源的保护伞,在尊重技术变革和移动互联网发展规律的前提下探索前进。

 

距2014年移动客户端上线,已有两年多时间。与当初的设想相比,这款定位于传统广播转型平台的新媒体产品,如何“激活”传统广播的一池春水?

技术:并非把广播“照搬”到手机上

 

对许多传统媒体而言,转型意味着介质的改变,比如抛弃传统的收音机,改用手机来“听”广播。

 

阿基米德很快发现,介质的转变还不够,因为听众们也发生了变化,仅仅将广播电台的内容产品按照原有频道划分“照搬”到移动互联网上,远远不能满足如今的移动端用户。

 

阿基米德以技术手段来应对。技术实现对传统广播流进行一次切分后实现自动定点播出和保存,把“节目上传到互联网”这样的工作全部交由技术来完成,解放广播人的“生产力”。

 

正在进行开发的语音识别技术,可以智能完成广播节目标签分类。这样一来,用户不仅能随时随地回听各档节目,还能方便地检索到自己喜爱的节目,这在传统广播时代是无法做到的。王海滨明确表示:“阿基米德不应该做寄生,而是要通过实现技术升级,在遵循移动互联网规律的前提下,提高传统媒体的生产效率,扩大传统媒体的传播力。”

 

广播的生产思维也在这种变革中发生改变。过去,传统广播的产品单位就是一档一档的节目。去年,上海广播提出“短音频”战略,它要求从一档节目中提炼出最精华的3-10分钟,配上标题、图片、简介,打上适合互联网传播的“标签”,让用户既可以即时在线收听,也可以通过社交媒体进行分享,大大增加了广播内容二次传播的机会。这同时意味着,互联网传播对主播的内容生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每档传统广播节目,至少追求产生一个“爆点”,用户才不会弃你而去。王海滨认为,这是互联网对传统广播内容生产的新评价标准,“如果一档60分钟的广播节目做下来,拿不出两到三个短音频,可能不是一期好节目。”

 

另一处改变,在于为用户呈现的“脸面”。今年年初,阿基米德上线了“千人千面”的功能,结合数据团队给出的用户画像和内容画像,为每一位用户提供个性化的内容。也就是说,不同用户打开阿基米德,看到的内容可能完全不一样,这是数据模型根据你的地理位置、使用痕迹和个人喜好来设定的。

 

目前,阿基米德签约合作的省市级广播电台机构达到了100家。“千人前面”功能上线后,“加上用户的LBS地理位置确认,在广西打开阿基米德看到的是广西本地电台的节目,在上海打开就是上海本地的节目。广播对用户实现了完全的地域化。”他希望最终能实现全国700家电台机构的全接入。

人才:不忌惮流失,更有涌入

 

无论是“短音频”还是“千人千面”,支撑这一系列产品优化的背后,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阿基米德团队。

 

颇有意味的是,作为一个传统广播的转型平台,阿基米德几十号员工包括CEO在内,从传统广播来的“土著”仅有3位。一年前,王海滨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采访,在谈到传统媒体的人才流失形势时,曾有过“最优秀的人才仍在体制内”的表述。如今,他对这个问题显然有了进一步的理解:“我觉得我们不必忌惮于优秀人才走出体制,因为有其他行业同样优秀的人才正在进入媒体行业。”

 

王海滨的底气,来源于一支内部培养出的中层管理团队和一支在市面上也炙手可热的高管团队,其中有来自美国上市公司的前中国区总经理、知名互联网公司的前技术总监等。核心团队更是以85后为主,年轻、敢拼、有创意。过去一年,阿基米德面试了超过1000名应聘者,录用了40多人。当然,也有人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作为CEO,王海滨希望他的团队成员全心认同阿基米德的产品、理念、做法,并愿意把自己的才能投入进来。当记者表示这种“拼劲”堪比创业公司时,他毫不犹豫地说:“我们就是一家创业公司。”

 

令王海滨自豪的是,如今有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加盟阿基米德,有时他们会在入职时半开玩笑地搞个仪式,从CEO手中郑重“获颁”一张SMG的工作证。“不管出于何种原因,体制内的这份工作确实对他们产生了吸引力。”他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

 

回报:也曾遭遇“礼貌的冷落”

然而在开创之初,王海滨和他的团队也曾遭到冷遇。

 

王海滨至今记得,2014年阿基米德FM还在酝酿之中,他带着几名骨干去北京拜访一些知名科技公司、互联网企业。对方在寒暄过后,就表现出了一种令人尴尬的态度,这被他形容为“非常礼貌的冷落”。王海滨意识到,互联网这个江湖靠的是实力说话,传统媒体过去的影响力,在这里没有多少优势。

 

好在随着产品影响力的不断提升,一些热门的互联网公司、技术公司和电商主动提出与阿基米德合作。王海滨清楚,这些企业看中的,正是阿基米德平台不断增长的市场实力。

 

为此,阿基米德动足了脑筋。按照传统的做法,广播的盈利模式就是在节目的间隙插播广告,但是受到节目时长的限制,广告的总量也是有限的。阿基米德另辟蹊径,通过在社区发放福利贴等形式,试图拓宽盈利的途径。据介绍,去年一整年,全国广播电台通过秒杀等形式,在阿基米德平台上共计发放了5600多个福利贴,形式包括商家礼品、数码产品、旅游度假、演唱会门票等,共计1000多个品牌,估值过千万。

 

互联网过了野蛮生长的时代后,纯以点击量作为评判标准的价值体系,正受到质疑。相比漂亮的数据,王海滨现在更看重社群的“转化率”。“这些福利贴的出现,说明数据造假越来越频繁的今天,我们给客户带来了实实在在的销售转化率——你投了广告,究竟能赚回多少?”

 

颠覆:线性生产的流程革命

 

另一个受传统节目时长所限的,是主播。除了节目时段外,这个活跃的群体就没有了“发声”的时段。阿基米德为主播们开发了“播菜直播”功能,主播可以在节目时段外,根据需要随时发起直播,自主与听众进行交流互动。

 

比如今年除夕,有主播尝试了长达4小时的互联网直播,只需一台能上网的智能手机,主播就可以轻松通过音频、文字和图片,与听众一起“看春晚”,并进行实时互动。“播菜直播”功能与传统的广播直播方案相比,成本降到几乎为零,同时也有效开拓了广播直播的多种场景。

作为“新媒体人”,王海滨始终认为,传统媒体的影响力依然巨大,关键在于通过什么形式进行“激活”。

 

今年,阿基米德还想尝试“数转模”实验:直接在移动平台上生产立体交互的数字化产品,再通过传统广播的模拟信号进行传播,把传统广播节目的线性生产流程,完全“逆转”。

 

其实,在里约奥运会期间,上海新闻广播的部分节目已抢先试水。当时,身处里约的主播李欣边采访,边用“播菜”进行了多场现场直播,沿路介绍自己在里约亲历贫民窟的行程。直播结束后,李欣将内容重新剪辑、播出,一档新节目诞生了——出人意料的是,这种“数转模”的制作形式给节目赋予了极强的现场感,“走慢点,等等我”“哇,那是大海,太美了,我要拍张照片”这些很难在传统广播节目语境中听到的表达,为这期广播节目增色不少。

 

“一场生产流程的革命已经开始,由直播间、话筒、主播构成的线性生产模式,或将被多用户参与的内容生产模式彻底颠覆。”王海滨说,在不远的将来,由一千名、一万名用户实时在线制作,生产给十万、几十万传统广播的听众收听的节目,“谁说不可能呢?”


(本文首发于上观,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栏目主编:刘璐  编辑邮箱:internetobserver@163.com)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文中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